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任上公布恋情脱离原公司之后的鹿晗越来越没事业周子寒河池李贤宇江明学安志杰Xv

时间:2023-07-26 16:53:29 来源:雷速娱乐网 浏览量:0

公布恋情、脱离原公司之后的鹿晗,越来越没事业心了

最近,“鹿晗谈公布恋情”上了热搜,着实震了一下新浪的程序员。

还好还好,不是要冲垮服务器的大事件,只是发布了新采访。

豆子循着热搜去看,原来这是新浪娱乐和鹿晗工作室合作出的一个名为《听老高鹿晗说》的专访。

但是他具体的表现,有友觉得他“言之无物”……

这又是个什么情况呢?

---提问下猛药?自问自答罢了---

采访的发问者是老高,他是鹿晗的高中同学,也是目前独立工作室的合作伙伴。

手上拿着打印的A4纸,老高坐在离鹿晗不远的木椅上。

作为一个业余的采访者,他也很青涩,试图用一种半聊天半正式的采访方式。

因为他特殊的“自己人”身份,从一开始,采访者和采访对象之间的角度差就没被拉开。

所以,即使老高起了个调开玩笑雷有曜说“准备了几百个问题”。

这样的玩笑,虽然能体现两人之间关系好,但这不足以证明采访的内容是饱满的。

总的来说申承勋,这次的专访,从问题的设计到回答,整个还是过于保守。

-提了什么问题?-

提的问题,乍一看颇有爆点,甚至让新浪程序员以为要爆些什么大料。

比如——

“有一部分观点认为偶像公布恋情,会对人气野兽男孩造成影响,有听见这样的声音吗?”

但是回答吧,连关晓彤三个字都没有提。

还有“有舆论质疑演唱会被取消是受人气影响,实际上不止是这一次时间,你每个动作都会收到多种声音的解读。你的反应是什么?”

“有人质疑你轧戏、不敬业,你的回应是什么?”

差不多回答了为什么要成立独立工作室、怎样看待人气、怎样看待恋情、怎样看待流量和粉丝等这些问题。

其实,这次采访的这些问题,之前《南方周末》的采访,基本上已经问过了。

《南方周末》还问过他是如何磨练演技的——

他的回答:看电影。

虽然豆子平时也看电影,但很难从“看电影”的经历中得出他是怎么磨练演技的。

这也是鹿晗采访的特色,虽然回答了,但是不知道他回答的点在哪里。

而这些问题,对鹿晗来说,也不算什么新鲜的问题。

他上一次和这一次的回答,也没有什么出入。

也就是,并没有新鲜的输出。

惊天大爆料?对不起,更是没有的。

-谁在发问?-

整个采访的部分,有老高提问和“新浪娱乐”提问两个出处。

采访双方,其实本来应该站在不同的立场。

但是当采访者老高与被采访者鹿晗站在同一阵线了,豆子觉得,采访本身具有的未知性,也就被冲淡了。

而作为另一方的“新浪娱乐”,全7、位移示值误差:≤示值的±0.5%;程以字幕方式出现,存在感实在是很弱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鹿晗说的工作室给了他“自由”,豆子以为,工作室给他最多的应该是安全感。

因为是工作室参与的采访,所以这些问题,鹿晗本人也知道——

是可以回答的。

或者说,正是他想告知大家的。

甚至在新浪娱乐发问“你怎么看待定义你为流量时代第一人的看法”时,也被鹿晗以为这是褒奖他然后以简单致谢带过。

(这个致谢真的是新浪娱乐想问出的内容吗!

工作室的主导让采访呈现的内容过于平和。

而鹿晗的回答,也远谈不上打动人。

他更像是工作室的官方代言人,谈业务情况、谈项目,没有什么过多的个人心路历程。

工作室老板的鹿晗形象远大于作为艺人的鹿晗形象。

而有料的采访是什么样的呢?

很典型的一次采访对比。

《奇葩说》“能接受伴侣在婚姻中开小差”这一集,薛兆丰教授和蔡康永分别作为反面教材和正面教材示范了什么是“访问”。

错误示范——

薛兆丰:请问你遇到过这样(在婚姻中开小差)的男人吗?梁洛施:我不告诉你。

正确示范——

“你当妈妈的年纪,比你自己预想的早了还是晚了?”

“那如果遇到最爱的男人,你愿意为他生很多孩子?”

对于梁洛施,大家想了解的,自然是她曾经的感情经历了。

薛兆丰教授是有意图地在问,符合了采访者的意图,但是却没有采用恰如其分的方式!

蔡康永则是循循善诱,从“什么时候生孩子”问到“你曾经的男人是怎样的”。

其中第一个问题,是引君入瓮式地拉进距离,第二个问题则用假设的方式委婉地问她切身的经历。

这才是采访。

而鹿晗这次的采访,能够称得上采访吗?

豆子觉得,不能。

充其量,算是鹿晗代表工作室进行的自问自答罢了。

---什么样的采访最能打动人?---

由鹿晗的这次采访出发,豆子忍不住就想了,怎样的采访,才是能够打动人的呢?

观众常常期待看到明星的真实一面,看到他们作为真实的人的部分,探讨一些同样作为人,他们会面对的一些相似的问题,或者是值得反复思考的问题。

比如如何面对困境。

回答这类问题时,采访者会本能地勾勒出事情的细节,也会去谈自己在某一段经历时经历了怎样不为人知的心路。

比如高圆圆,最近与《新世相》合作做了一档名为《我,39》的采访。

在谈年龄是否成为她的困扰的时候,显然,她对这个问题有过较为深入的思考。

而在谈她是否对自己有过什么失望时。

高圆圆回忆起当年拍《搜索》经历。

除了谈及那段让她失望的拍摄,还谈及了她之后的想法。

在这个部分,她的整个思路都是连贯的。

有前有后,由浅入深,所以也值得品味。

而年轻人中,豆子也比较欣赏彭昱畅的采访。

在新华的一个采访中,彭昱畅谈到自己对自己第一部演男主的戏,他提到自己的“尴尬”“不满意”。

这样不足"拜耳材料科技中国总裁胡迪文说道的状态,反而让他显得很诚恳,之后又提到自己不断去努力。

还有张子枫在问及她的困惑时给出的回应,也是有思考的轨迹可循。

这些采访更好看的原因,一个蚌埠就是在真实的采访语境之中,采访者会尝试用他的方法去戳被采访者的软肋。

当采访者对自己的缺点、不足有真实的思考、反馈,以及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个自己的应对方法之后,自然而然会有有观点、有逻辑的内容。

由此反观鹿晗这次的采访,虽然看上去中规中矩,但是从问题到回答上,还是没能探索下去,只是充当了鹿晗发声的平台。

观众也无法判断他是不想表达,还是不会表达。

而采访本身,是一种对话,是不同兼顾推动”原则声音之间的较量,本应该是能听见真实声音的途径。

很遗憾,在鹿晗这次郑重的“专访”里,采访本身的意义,并不能找到。

成都哪家医院早泄治的好
四川男科那家好
武汉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成都哪里有男士医院比较好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